哥哥的少年时代

哥哥的少年时代更新至20210813期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哥哥的少年时代》推荐同类型的

谁有我的少年时代的内容中文的

  我从小喜欢文学,喜欢惊天动地的传说,从小学开始读着民间故事,到了初中读口文杂志及诗歌选刊,姥姥看...



金在中的少年时代

在中的感人事迹故事的开始,我想应该用“很久很久以前”这段话来做开头。对于年仅十五岁的我来说,五年前,的确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是我生命的三分之一以前的事情。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告别了生活了一生的城市,毅然收拾好了行李,告别了有着八个疼爱他的姐姐和一对同样溺爱他的父母的家庭,踏上前往汉城的火车。家人把他送到火车站时,都哭了。男孩听见了他们的泣声,但他没敢回头看一眼。因为他害怕自己回头的一霎那,会狠不下心肠,会放弃这个机会。也害怕,家人会看到他自己流落的泪水。就这样,那身上披着寒酸破旧的大衣的男孩,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独自一人在十五岁的时候离开了家乡,到了一个连见都没有见过的繁华都市寻找着自己的落脚的地方。 终于,火车到站了。男孩下了火车。他望着汉城绚丽的高楼、喧吵的大街、被霓虹灯点亮的夜色……那么多根本没有见过的事物像浪潮一样冲向他,他的心脏完全负荷不了。他真的,要在这座高傲华丽得像女皇般的城市为自己找到容身之处么?男孩犹豫了,他对自己的信心动摇了。 但是,在他的心里一直抱着的理想让他肯定,如果就这么回家的话,自己永远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的懦弱。于是,在根本没有任何依靠的情况下,男孩为自己找到了一间小得可怜的公寓,住了下来。 韩国最大型的音乐娱乐公司S.M. Entertainment 举行了第二届的歌唱比赛时,男孩参加了。大厅里挤满了和男孩一样,想要借着这次的比赛被公司录用成为明日之星的青年。他们都精心打扮着自己,穿着时下最流行的服装,耳上戴着高素质的耳机听着面试时要唱的歌曲,用冰冷的眼光打量着其他的参赛者。男孩看着自己身上微大的暗灰色上衣和长裤,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输掉了一半。 他是第十二号的参赛者。进了面试厅,里面坐了五个板着脸的裁判。他有点不知所措,直到中间的那位开口叫他准备开唱。 然后,他用声音感动了他们。那把声音,是大家听过的最清澈最温柔,最有震撼力的声音。听着听着,心中会有说不出的感伤。但与此同时,却还会希望自己能够永远听他唱下去,永远永远,沉沦在他的歌声中。但虽如此,在乍听下,他的声音还是太轻细,太不堪一击。 所以最后男孩之所以会赢了这场比赛,是因为他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那张不沾铅华,但却仍然脱俗光洁的脸庞上,是比女孩还要精致的五官。水盈盈的眼睛很大很柔,深灰色的瞳孔羞涩地被笔直的长睫毛半盖着。嘴唇小巧饱满,粉红的色泽更是衬托出脸上皮肤的苍白。大家都说,这张脸生来就是为了吃娱乐饭的。 他无心插柳地被公司录取,签下了七年的合作合约:前两年当学徒,自己缴交学费上音乐、舞蹈课,下来五年正式成为艺人。离梦想越来越近的男孩很快签了合约。虽然知道下来的两年,自己会过得很辛苦,但为了理想,他绝对不可以放弃。 于是,他开始了两年那种不是人过的生活。因为知道家境本来就不算富裕,他不曾伸手向家里再讨过一分钱。每天打着两三份散工。在大家还熟睡的时候从打印厂取来差不多和自己身子一样重的报纸,骑着烂透了的旧单车一家一家地派报纸。中午到附近的工地做临时的苦役。漂亮得让人窒息的脸蛋被灰尘水泥掩盖着,柔美的声音也因为不敢得罪其他的地盘工而压抑着。上完下午的音乐课,又为了省下车钱而宁愿步行三小时到餐厅当服务生。他默默地干着手头的工作,默默地承受着一个十五岁少年不应该承受的负担,默默地为两年后能够走出黑暗的隧道,让光芒将自己包围的那天祈祷。 男孩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但却还是不能够过上三餐温饱的日子。每次拿到工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缴学费。就算剩下的钱不够吃穿也无所谓。 终于有一天,男孩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钱买东西吃了。他饿了整两天,虚脱的身子本应该不可以再劳累工作。但为了能够每月准时缴上学费,他还是风雨不改地打工。那晚在餐厅,男孩收拾了某个客人留下的一大半的面汤。汤还是微温的。他实在饿得受不了,连握着碗的手也在发抖。再也不多想了。男孩拿起汤勺,一口、一口,把剩下的面汤全部喝光。 为什么,汤面越来越咸呢?男孩疑惑。然后他发现,自己的眼泪,已经在他的不知晓下落进了碗里。 十五岁的孩子,不应该承受这些,但他,承受了。 后来,男孩生病了。他发烧,一连三天都只能躺在那间小得多放几件衣服就连觉也不能睡的公寓里。学费刚刚缴完,但是三天的打工费却少了。男孩又一次拖着饥饿无力的身子走了三个小时的路程到餐厅打工。 回来的路上,他看见一个血站。犹豫的同时,胃很不争气地抽痛了起来。男孩再一次做出了自己认为不应该做的事情。他走进血站。一个小时后,手里紧握着那几张得来不易的钞票,顶着沉沉的晕意和毫无血色的双唇到食品店买了最便宜的饼干充饥。 终于,两年艰苦难耐的日子还是过去了。男孩被选入一个五人的美声舞蹈团体。公司宣布,这将会是一个最强的天团。经过公司里各个音乐老师的一致认同,这五个人虽然有着很不同的声色音质,但加在一起一定会配合得天衣无缝。于是,男孩很幸运地进入了一个公司十分重视的团体,免去了被冷藏的噩运。同时,身为最年长的他也得到了四个十分关心他的弟弟们。 他们推行了第一张单曲时,仅凭一张收入两首歌曲的唱片登上了韩国各个音乐排行榜的榜首,也借此打破了韩国音乐界根本没有韩语单曲的市场。男孩终于尝到了成功的甜头。看见每天越渐增多的歌迷的信件,他心里觉得,吃了两年的苦,都是值得的。 但是,好事对男孩来说,总是那么短暂,那么遥远。就在他们第一场的签名会时,抽到入场机会的歌迷都不是他的歌迷。男孩看着组里的其他三个人面前长长的队伍,心似乎被闷揍了一击一般的痛。自己面前,一个人也没有。好不容易,工作人员为了不让现场的气氛太过尴尬而把几个歌迷拉到他的面前。就当男孩很用力地藏起心中的伤感,亲切地问候歌迷的名字时,那女孩傲慢不屑的一句“我是被逼来的,我根本不喜欢你”让他的心再次被打碎。但是男孩没有哭。他宁愿咬破自己的嘴唇,也不愿在任何人面前,甚至在自己面前,流下一滴的眼泪。 男孩不知道,歌迷们为什么这么不喜欢他。他不知道,自己的那群歌迷正在会面厅外,与他一样心碎着…… 后来,他在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发现,大家不喜欢他,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任何事情,而是因为他长得太漂亮,漂亮得女孩们都恨得牙痒痒。无力的苦笑,扬起了男孩的嘴角。原来当初让他比别人更胜一筹进入娱乐圈的筹码,这张青涩俊秀的脸,是大家讨厌他的原因。 男孩没有放弃。他仍然每天面带笑容地面对各个采访,希望大家会被他人性化的一面,被他的声音,吸引。但他越是努力,心里的负担就越大。演出频频出现小小的闪失。这使他更为恐慌。他害怕,大家会对他感到更加厌恶。于是,男孩渐渐不再在摄影机面前谈笑,天天紧绷着自己的情绪,言行举止都刻意控制得十分严谨。 他没有想到,在摄影机前沉默,会换来歌迷说他装酷的不满,会换来公司要把他从组合里抽出的决定。男孩真的害怕了。他不想离开这个对他来说已经是第二个家庭的地方。但是他没有办法。说穿了,艺人只不过是为公司赚钱的一个傀儡。观众看腻了这个傀儡,公司就必须换一个观众更喜欢的傀儡搏君一笑。 但是结果,他没有被调走。男孩发现,原来,自己的歌迷们为了他,在公司门口的大街上抗议了几天几夜。为的,是要求公司把他留在组合里。原来,组合里最小的成员,他一直溺爱着、疼惜着的小弟弟,不管经纪人的阻挠,在摄影机面前哭着对大家宣布,如果公司把哥哥调走,他宁愿毁约,回去当他平凡的高中生…… 男孩感动着。他知道,在这个团体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对歌唱抱着十足热诚的。而最小的弟弟,其实与他一样,也是经历了许多许多才当上歌手的。 于是,男孩更加珍惜着自己所有的一切。他很努力很努力地练习,为的,是要报答歌迷对他的恩情。他要把最好的呈献给歌迷。演唱会上,男孩总是把眼睛在观众席上瞄来瞄去。公司里的音乐老师指责他说,这么做的话就一点也不深情了,好像在开小插一样。男孩微笑着点点头,但是在下一次演唱的时候,眼睛还是总爱瞄来瞄去地。男孩说,艺人唱歌的时候为了效果会盯着一处,但是他不行,因为他想要看清楚每位歌迷的脸。所以,就算拍下的影像效果会不好,他也还是要这么做。 两年过去了。两年中,男孩以一曲“The Way U Are”打破了音乐老师对他的声音太过柔弱轻细的观念。他自然地把温柔中性的嗓音改成野蛮霸气的撕吼,这为他博得了更多歌迷的芳心。男孩傻傻地笑了。 后来,男孩在一次练舞课上倒下。原以为,摔倒了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他站不起来。膝盖疼得太厉害了,他只能缩着身子,抱着摔伤的右膝在地上发抖。队长什么也没顾上说,把他抱起然后一口气跑到最近的医院让他接受治疗。在把他推进急诊室的一刻,男孩看见在未关的门外,有四个熟悉的身影喘着粗气,正担忧地望着他。 医生说,男孩的右膝粉碎性破裂,需要尽快动手术。这不是一个小手术,需要静养许久。但是男孩拒绝了。就在他动完手术的第二天,他与其他的团员一起到了首尔的奥运匹克体育场,如期进行了他们的歌友见面会。会前,队长很细心地搀扶着他,从面包车上一直扶到体育场的后台,半步也不肯离开,生怕他突然犯痛。会上,最年幼的弟弟被问下一年想收到什么样的新年礼物。而他的回答,就是希望哥哥的腿能够快点好起来…… 男孩一直不爱流眼泪。但是这次他却感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埋着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后来他抬起头,看见歌迷都在为他哭泣。男孩很心痛地拿起麦克风对大家说,“其实我一点也不痛,真的一点也不痛……大家,请不要为我哭,而是要和我一样,我们微笑着面对对方,好吗?”男孩第一次对歌迷撒谎。刚刚做完手术的腿,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怎么可能不痛?但他还是坚强地忍着疼痛,微笑着面对着五万个歌迷。 后来,男孩的脚伤终于好了。他开心地与朋友聚在一起庆祝。在回家的路上,他被捕了。原因是,醉酒驾驶。队长到警局接他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但男孩知道,他的这一举动一定让他很失望。 男孩被公司冷藏了两个礼拜。男孩知道,这个惩罚已经很宽松了。他知道,一定是团员和歌迷为他求情他才不至于永远地被封在公司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为此,他毅然坚持在下一次的歌友见面会上向大家认错,虽然,一个艺人没有义务这么做。 那次,是男孩第一次在歌迷面前落泪。 一个男孩,一个坚强到无视于膝盖刚刚被剥开的痛苦,微笑着劝歌迷们不要为自己的伤势哭泣,而在整个过程中不掉下一滴眼泪的男孩,竟然因为听见歌迷们不再责怪他的几句话而感动得落泪。我的心,为他碎了。 在那次事件后,男孩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大家终于发现,原来男孩的优点不是只有那张倾国之容。原来,他的歌声是那么多变,那么感伤柔美;原来,他是个有勇气能够承认错误的人。原来,在那倔强和不肯流泪的性格下,他其实是一个这么会被感动的人。歌迷的一句,我们原谅你,对他的震撼力如此庞大。或许,男孩在他们这短短的五个字里,找到了大家对他的接纳和包容。 这个男孩,就是韩国当红男孩团体东方神起的金在中。公司为他取的艺名为,英雄在中。男孩总是在想要哭的时候提醒自己,他是不能哭的。因为他是英雄在中;英雄,是不会哭的。英雄,永远会守护着大家 !